“鬼城”玉门:“弃城”16年,每平米月租金低至2毛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15 14:18:12

来源|南方周末

铁人干部学院是由原玉门油田剧院改造而来的。(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照片)

十六年前,玉门开始了市政搬迁,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在中国所有资源型城市中,玉门是唯一一个以这种方式“转型”的城市。

搬到城市后,玉门曾经“提升城市实力”,发展风力发电产业。然而,由于各种限制,风力对城市总经济总量的贡献仍然非常有限。石油及相关产业仍是玉门经济的支柱产业。

2018年,玉门在老城区成立铁人干部学院,“填补西北地区红色教育和干部培训的空白”。

一栋70平方米的房子要2000元,平均每平方米只有28元。甘肃省玉门市最近在互联网上变得很受欢迎,因为有一个“全国最低价格”的售房广告。

玉门作为一个石油繁荣的县级城市,是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十六年前,玉门开始了市政搬迁,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在中国所有资源型城市中,玉门是唯一一个以这种方式“转型”的城市。

“进城”后,原古城玉门的人口急剧下降,一度被形容为“死城”和“鬼城”。

然而,这座城市实际上仍在运营,成千上万的玉门人仍在生活。有些人仍在努力工作,相信这座城市会幸存下来。

这所房子曾经被卖作“东”

市委、市政府搬迁后,玉门人对玉门市的称谓变得更加复杂。传统的说法是,现在玉门市政府的所在地通常被称为“玉门镇”或“新城区”,而以前的玉门市被称为“老城区”。

玉门古城管理委员会是一个“留守政府”。管委会文化旅游产业办公室主任王靖元表示,玉门古城目前常住人口约为18,000人,其中油田员工8,000人,当地居民10,000人。在这10,000人中,一半是老年人。

这座“古城”只有一条主要街道、一所学校、一所公立医院和一个不再明亮的交通灯——古城著名的地标之一。

交通灯的东侧是一条不到200米长的步行街。20多年前,这是兰州西部河西走廊最繁忙的商业街。每年春节,来自酒泉、嘉峪关等地的人们都会聚集在这里。街道上挤满了人。

但是现在,百度还没有在地图上找到这条步行街,尽管它仍然是老城区最繁荣的地方,聚集了几乎所有的城市人气。

要不是最近发布在网上的“卷心菜价格”,许多人会忘记这座城市。只有少数人知道它辉煌的历史——中国第一口油井的诞生地,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铁王曼金溪的故乡...

这个城市没有公共汽车,没有大型超市,甚至没有官方的房地产中介。在玉门老城区,房地产交易要么由熟人介绍,要么通过街上的小广告介绍。

这房子太便宜又麻烦。十多年来,大多数房地产交易甚至没有要求所有权转移。买卖双方签订合同后,卖方将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交给买方,交易完成。房产证可能不属于卖方本人,因为之前已经换过几只手。

"三年前你来这里的时候,你本可以买一栋大楼的。"红绿灯西南角的超市老板卢建明在《南方周末》告诉记者,“现在不行。”

卢建明的印象是,当时在老城区,一套房子可以花3000元买,每套10套,每栋3套。这样,一栋大楼可以用9万元买下来。

回首10年,旧城区的房子更便宜。人们买房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拆迁。

当时,随着玉门油田生活区和玉门市政府的搬迁,玉门人对老城区和所有能走路的人都失去了信心。玉门变成了一个“空城”。大量闲置房屋难以观赏,导致小偷、垃圾随处可见,公共安全和卫生环境迅速恶化。为了节约管理成本,相关单位愿意低价出售和拆除部分建筑,而购房者则在房屋拆除后寻找钢筋和砖块。

有些房子未经许可就被拆除了。一位姓赵的市民在《南方周末》向记者回忆说,她的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拆除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她急忙停下来,发现只剩下一个框架了。她别无选择,只能向对方要1000元。

然而,目前,2000到3000元不能在玉门老城区买房子住。在最近几年的“激增”之后,玉门老城区一套60平方米的全功能公寓已经卖到3万到4万元,而附近一所学校的“学习区公寓”可以卖到6万到7万元。

在老城区的南部,仍然有大量的房屋闲置。这些房子不值得交易,因为它们没有电和水。《南方周末》记者从玉门旧城管理委员会了解到,玉门旧城仍有182栋建筑空置,总面积超过9800套。这意味着空置的房子仍然可以容纳同样大小的玉门古城。

关于“迁往城市”的争议

玉门的衰落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吐哈油田战役”。仅在1995年,成千上万的人从玉门油田搬到新疆,以开发新油田。

真正致命的打击是2003年开始的市政搬迁和玉门油田生活基地的搬迁几乎同时进行。

2013年,在玉门市委搬迁十周年之际,时任玉门市委书记罗兴明在《酒泉日报》上写了一篇文章,详述了当年搬迁对玉门市的影响:

“市政搬迁导致许多家庭分居。一些家庭为了给新买的房子攒钱,一夜之间变得一文不值...由于搬迁,新建的办公楼和教学楼不得不被放弃,然后他们不得不尽一切可能为新区的新建筑筹集资金。连续几年,许多学业成绩优异的玉门孩子选择高学费出国留学。孩子走了,骨干教师也走了,医院医术较好的医生和政法系统的人员都调走了……”

既然如此,玉门为什么要搬到这个城市?罗兴明含糊不清。

玉门迁都期间,长期位于老城区的玉门油田生活基地也搬走了,但它没有和市政府一起向西搬到70公里外的玉门镇,而是向东搬到80公里外的酒泉市(当时是县级市)。

在公开报道中,玉门市政府向上级请示时给出的主要理由之一是玉门油田的生活基地已经整体搬迁。

时任玉门石油管理局局长刘世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驳道:玉门市政府走在前面,玉门油田落在后面。

据坊间报道,当两家油气公司“分道扬镳”时,这与两位领导人之间的“不和”有关:玉门石油管理局最初想将其生活基地搬到玉门市的一个镇上,但玉门市借此机会提出了过多的条件。政府愤怒地迁至酒泉,玉门市愤怒地迁至玉门镇。

这座城市的搬迁从一开始就有争议。15年前,玉门市人大常委会前主任赵光亚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反对市政府搬迁,称没有科学证据,城市不能搬迁。

罗兴明在上述文章中承认,这次搬迁内部阻力很大,干部职工思想不统一。有些人认为搬迁是浪费人们的钱,是典型的个人主义。然而,当时的城市领导人坚信,迁往玉门是城市发展的重要机遇和必然选择。

空无一人的新旧城区

搬到城市后,玉门曾经“提升城市实力”,发展风力发电产业。然而,由于电网建设等因素,风力发电对城市经济总量的贡献非常有限。石油及相关产业仍是玉门经济的支柱产业。

相关数据显示,20世纪90年代末,玉门市计划向该市转移时,玉门油田产量跌至谷底,但随后回升。即使玉门在2009年被列为“国家资源枯竭型城市”,玉门油田仍在继续生产石油。2019年,玉门油田开发建设80周年之际,油田甚至喊出了“百年油田建设”、“年产一百万吨石油”的口号。

到目前为止,仍有20,000多名工人在玉门老城区附近工作。因为他们住在80公里外的酒泉,玉门石油管理局已经购买了40多辆公交车用于通勤。为了降低工人的交通费用,工人们在工作时间晚上住在老城区,只有在周末或下班后才返回酒泉基地。

大多数住在旧城区的土著人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老房子。玉门石油管理局和市政府分别搬迁后,大量房屋空置。为了节约水、电和暖气的费用,政府切断了一些建筑的电源和供水,并动员居民居住在老城区的北平地区。那里的租金是按“毛额”计算的。根据不同楼层和面积,每平方米月租金分别为2、4、6和8美分。

除了当地居民和石油工人,附近清泉镇也有农民住在玉门老城区。人参果实产于清泉镇。一位在步行街卖人参果的女士在《南方周末》上告诉记者,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她和丈夫在步行街附近租了一栋房子,月租金50元。当他们忙于耕作时,他们回到家乡,在老城区工作。

根据王靖元的说法,清泉镇一个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农民都搬到了老城区。为了村民们的方便,村委会干脆搬到了市区。

对于生活在老城区的市民来说,看病难是一个大问题。

随着市政府的搬迁,玉门市的几家医院也相继“下山”,玉门市第一人民医院老城区分院成为唯一一所公立医院。

虽然被命名为“支部”,但当地人认为医院的服务水平不如乡镇医院——不接受住院病人,只看门诊和医生都住在新城区玉门镇,每月换班去老城区。医院唯一的救护车已经成为运送重病人的专用车辆,要么运送到80公里外的酒泉市,要么运送到70公里外的新城市。

原玉门中医院医生李宣成看中了老城区医疗资源短缺的“机遇”,开了一家年收入200多万元的诊所,轻松赚了几十万元。

卢建明曾经去李宣城的诊所,因为感冒而流质。他发现超市里病人比顾客多。床不够,沙发也满了。

李宣城说:“他们(指病人)无能为力,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非常矛盾。我们接待的病人比医院里的病人重。我们不能不看就做。我们有16个氧气瓶,冬天平均每天开10个。我们使用所有老年人。”

新城区玉门镇的目标是建设“戈壁明珠”。虽然这里的基础设施更完善,但通常和老城区一样空。

一些当地居民说,包括许多干部在内的富人实际上在酒泉购买了房屋和房产。

事实上,老城区与酒泉市之间的经济交流比玉门镇更为密切。

为了增加新城区的人口,提高城市的知名度,玉门出台了一项政策,规定老城区的居民只要支付5万到6万元就可以在玉门镇获得一套廉租房。然而,这项政策对一些已经习惯于住在旧城区的公民来说并不十分有吸引力。在他们看来,新城区位于“风口”上,风太大无法移动过去,而老城区夏天不热,冬天不冷,非常适合居住。

红色旅游的再利用与发展

当地人用“老、弱、病、残”来概括那些留在玉门古城的人。45岁的卢建明是最后一个。他的父亲是玉门最著名的厨师,为拜访玉门的“朱老宗”做饭。十多年前,卢建明遭遇了一场车祸。从那以后,他就不能正常走路了。他可能会永远呆在这座古城里。

卢建明认为,随着政府投资的增加和旅游业的发展,老城区近年来越来越好,房价明年还会继续上涨。“四条车道一修好,下面的工厂就会建起来。肯定会有人。”

卢建明的“四车道”是玉门市正在建设的“红色旅游”线。

由于王曼金溪铁矿和老君年油井(中国第一口油井)等旅游资源,当地政府正试图将玉门老城区改造成“特色石油城”。因此,从老城区到外界的唯一道路已经从两条车道扩大到四条车道。因此,废弃多年的旧城区建筑具有再利用价值。

2018年,在时任玉门市委书记陈艳的推动下,玉门在老城区建立了铁人干部学院,使其成为党员干部教育培训基地和爱国主义教育的主要阵地,“填补了西北地区干部红色教育培训的空白”

铁人干部学院使用的房子是玉门油田管理剧院,已经空置多年。经过协调,政府免费将保存完好的苏式建筑赠送给玉门市。此外,在剧院附近废弃多年的三栋油田工人住宅楼也作为学生宿舍楼进行了翻新。

一些具有时代特征的建筑被保护为“文物”,如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苏联专家楼。玉门老城管理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南方周末告诉记者,当她去专家楼扫墙时,她发现浴缸里的叶子溢出来了。

“原始风味”得以保留,一些空置的房子更有价值。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在旧城区建造的房子是由几个电影和电视工作人员选择的,正是因为它们保持了时代的特征,因为它们不必伪造风景。

演员第一次去老城是四年前。王靖元记得她拍的电影是王学兵和马一力主演的《未走的路》。2019年,中央军委接待了四名演职人员,其中一名由王学兵主演。

在生产团队的赞助下,做临时演员已经成为少数公民的收入来源之一。"每天120美元,我工作了6天,给了720美元."老城区的一名残疾人在《南方周末》上告诉记者,他参加了电视剧《共和国之血》(Blood of the Republic)的拍摄,这部电视剧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石油人民的成就,已经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在接待了许多演职人员后,王靖元对电影制作过程相当熟悉。她曾多次帮助剧组成员安排临时演员,但考虑到她的身份,她没有参加演出。“明星也是普通人,”她拿出一张和王学兵的照片。"他非常低调。"

2017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玉门市委对老城区闲置资产进行了调查,建议玉门市委、市政府“提高认识,转变观念”,“充分认识到充分利用闲置资产促进全市经济发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卢建明超市今年刚刚开业,启动资金是借来的。虽然超市位于一个好位置,但它仍然不赚钱,但租金并不高。他相信他将来能够“翻身”。

版权说明:再次感谢原作者的辛勤工作。如果转载涉及版权和其他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首先处理它们。

彩票app 河北快三 陕西十一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上一篇:不光水果能做沙拉!这款土豆泥沙拉,营养美味,秋天一定要多吃
下一篇:蔡政府不认“九二共识” 引发台湾“断交”潮
推荐阅读